学位论文网10年专注于硕士论文,博士论文,毕业论文及各种文字服务。 咨询电话:17031187987李老师(微信同号),QQ:356662379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首页 > 论文范文 > 历史论文 > 古代史 >

论商代内外服制度的发展、演变

作者:2020-08-26 23:59阅读:文章来源:
  《尚书·酒诰》所载商王朝实行了内外服的制度,得殷墟甲骨文和周代金文佐证,确为贯穿商王朝始终的重要政治制度。内外服是相对于“大邑商”而言,“大邑商”是商王直接控制的地区,其内居住着内服贵族家族,内服由中央的百寮和地方的宗族之长以及里长构成。“大邑商”之外是侯、甸、男、卫、邦伯等名号的外服势力,并与商的敌对方国犬牙交错分布。内外服反映了商代的国家结构与管理模式,内外服为巩固商王朝统治而设,可谓商代最基本的政治制度。商汤灭夏后,在伊尹等贤臣辅佐下,建立了包括内外服制度在内的新的国家制度,初步稳固了天下局势。学界对商代内外服的研究,主要着眼于内外服与商王的关系以及商王朝对内外服的管理,取得了不少重要成果。文章从商代前期、中期、后期三个时段考察内外服制度的发展演变,以及内外服制度在商王朝发展历程中的作用。
  一、商代前期内外服制的巩固与发展
  商代前期始自商汤至于雍己,商汤灭夏后通过颁行一系列措施建立内外服的国家结构,后历经有作为的太甲、大庚商王的经营,使得商代前期国势强盛,内外服制度逐步完善。至大庚三子小甲、大戊、雍己争夺王位,引发内服的分裂以及外服中的邦方势力叛离,商王朝出现了建国以来的首次衰败景象。
  ( 一) 太甲、沃丁、大庚时期内外服的巩固
  商汤之后由太甲即位。《史记·殷本纪》载太甲即位之后,卿士伊尹作《伊训》《肆命》《徂后》,以教导、告诫太甲。但是太甲即位三年仍不明朝政、暴虐、不遵汤法、乱德,这使刚建立的商王朝处于倾覆的危险之中。于是伊尹为首的内服朝臣放逐太甲于商汤葬地桐宫。伊尹掌控了商王朝的政权,“有理由说在太甲被放逐期间,伊尹是暂让太丁之弟、太甲之叔外丙代立为王,治理朝政的,而自己则相之,这也正应了《左传》‘伊尹放太甲而相之’的说法。这就是外丙不但为王,而且世次在太甲之后的真正原因。”太甲在桐宫三年,学习商汤法度,听伊尹之训,悔过、反善、自责、归贤,伊尹乃迎立太甲而授归国政。《古本竹书纪年》所载“于太甲七年”太甲复位,表明伊尹虽立外丙即位,但并没有改元,伊尹复迎立太甲在太甲七年,正合于太甲即位三年而被放逐,居桐宫三年后而复位的时间。
  从商汤故去至太甲的即位、放逐,外丙的即位,以及太甲复立,这样的王位继承大事,都是内服重臣伊尹等在其中起决定作用。在商开国初期,内服臣子在国家政权建设与巩固、王位继承等重大事情上具有决定王朝命运的重要作用。而此时的外服,因中央政权的稳固,而没有发生叛乱的情况。太甲复位,天下安宁,行大事于宗庙。《今本竹书纪年》: “( 太甲) 十年,大饗于太庙,初祀方明。”清雷学淇《竹书纪年义证》云: “大饗者,禘祭也。太庙,契庙也。《礼记·祭法》曰: ‘殷人禘喾而郊冥,祖契而宗汤。’《尔雅·释天》曰: ‘禘,大祭也。’盖宗庙之饗莫大于禘……五年之大禘及终王之吉禘始及其祖之所自出,而非天子不得行也。”
  太甲十年,于太庙广泛地祭祀了祖先并兼及故去的功臣,这些祖先和功臣的后代是商王朝内服的主要组成部分,祭祖实为团结内服朝臣的重要宗教活动。“初祀方明”者,《仪礼·觐礼》云: “诸侯觐于天子,为宫方三百步,四门。坛十有二寻,深四尺,加方明于其上。”郑玄注: “方明者,上下四方神明之象也。”清孙星衍谓: “方明者,上下四方之神明,天之司盟也。”太甲于其即位十年首次举行殷见四方外服的会同之礼,检验外服的“服”,立四方神之位,祭祀上下四方神,太甲与四方外服在天地四方神面前举行盟誓,进一步巩固商王与外服的关系。
  太甲之后由子沃丁即位。现有材料关于沃丁时期比较重要的事件是,命咎单作王朝卿士辅政,对故去的内服重臣伊尹举行隆重的葬礼和祭礼,以拉拢更多的内服臣子为商王朝尽心职守。
  沃丁崩,弟大庚立。大庚时期内外服的情况,现有史料缺载。
  ( 二) 小甲、大戊、雍己时的内外服
  大庚三子小甲、大戊、雍己相继为王。 小甲时期,商王朝出现了建国以来首次衰败景象,史称“殷道衰,诸侯或不至。”外服脱离王朝管辖,不来朝见商王。商王大戊在位时,整顿内服制度,先后册命伊陟、臣扈、巫咸为王朝卿士,统领内服群臣,辅佐大戊治理国家,使得商王朝出现建国以来空前强盛的局面。外服、方国闻之,都来朝见臣服。如《今本竹书纪年》载“二十六年,西戎来宾,王使王孟聘西戎。”“六十一年,东九夷来宾。”当非虚言。
  大戊治国使得呈现衰势的商王朝又强盛起来,除其修德、整顿内服任用贤能作朝臣外,还有加强宗教统治功能,重视农业生产和加强军事力量等措施。《今本竹书纪年》称: “十一年,命巫咸祷于山川。”“三十一年,命费侯中衍为车正。”“三十五年,作寅车。”祭祀国内山川,祈求神灵祐助国家。据《史记·秦本纪》费侯中衍为秦之先,大戊以其善御,而命其作车正之官。寅车,《诗·小雅·六月》“元戎十乘,以先启行。”毛传:“夏后氏曰鉤车,先正也。殷曰寅车,先疾也。周曰元戎,先良也。”郑笺: “鉤、鉤股,行曲直有正也。寅,进也。二者及元戎皆可以先前启突敌阵之前行。”则大戊任命善御的中衍为车正,改进和制造战车,可能增强了国家的军事力量,所以才有西戎、东九夷等方国的归附朝贡。《今本竹书纪年》称大戊“四十六年,大有年。”这一年商王朝经营的土地获得大丰收,可能商王朝对农事加强了管理,如晚商甲骨文反映商王朝有专人负责经营管理国家的土地。大戊时也可能设置专门负责农业生产的内服官员,才会有粮食的丰收。《今本竹书纪年》称大戊“五十八年,城蒲姑。”随着军事力量的增强,大戊将其势力向东方扩展,建城于蒲姑之地,奠定了后世商王朝经营东方的基础,“蒲姑”在殷末仍是商朝重要的势力范围。
  大戊之后,王位由其弟雍己继承。商王朝经历了建国以来的第二次衰落,史书谓“殷道衰,诸侯或不至。”随着商王朝统治力量的衰弱,部分外服逐渐摆脱商王朝的控制,不朝王纳贡。从商汤建国到雍己时,商王朝共经历了五世八王先后继位,前四世中只有外丙即位是伊尹放大甲特殊历史情况造成的,其余皆为长子继承商王位。商朝前期这五世商王大都能够在内服臣子辅佐下,治理国家,团结和拉拢外服甚或臣服的方国翻屏殷邦,维系商国家的稳固。
  二、商代中期内外服制的衰落
  商朝中期自商王中丁始,至阳甲止。商代中期,王位不仅在兄弟之间传承,还出现叔夺侄位的恶性竞争,王位纷争导致内服势力的损耗,出现外服干预王位继承的现象。
  ( 一) 王位之争与内外服势力的损耗
  中丁为大戊子,中丁即位表明支持大戊一支的内服朝臣势力占多数。中丁把国都从亳迁到隞。郑州商城二里岗上层第一期遗址当是中丁所居之隞都。中丁迁都于隞,很可能是为了削弱反对势力的影响,以保住王位。王位的争夺斗争削弱了以商王室为核心的内服势力,边境上臣服纳贡的外服方国也开始叛乱,如《后汉书·东夷列传》注: “《竹书纪年》曰: ‘仲丁即位,征于蓝夷’也。” 中丁在位时曾征伐叛乱的蓝夷。
  中丁弟外壬即位仍都隞( 嚣) ,但曾于距离隞都不远的小双桥建立离宫别馆,外壬时期,商王朝的外服发生叛乱,《今本竹书纪年》称外壬时: “邳人、姺人叛。”《左传·昭公元年》有云: “商有邳、姺”,杜预注:“二国,商诸侯。邳今下邳县。”按姺人当即甲骨文中所见的外服“先侯”( 《甲骨文合集》9486、10923) ,邳人即甲骨文中的外服“不伯”( 《合集》3410) 。外壬短祚而亡,其弟河亶甲即位,亦有可能出于王位争夺。河亶甲为削弱商王室及内服臣子中反对者的势力,迁都于相。这样导致商王朝统治核心内服势力再次分裂,国力削弱,《史记·殷本纪》称“河亶甲时,殷复衰。”外服和方国时常叛乱内侵,《今本竹书纪年》云: “三年,彭伯克邳。”“四年,征蓝夷。”“五年,侁人入于班方。彭伯、韦伯伐班方,侁人来宾。”据《国语·郑语》“大彭、豕韦为商伯矣。”彭伯克邳,即外服彭伯攻伐反叛的邳。《太平御览》卷83 引《纪年》称: “( 河亶甲) 征蓝夷,再征班方。”蓝夷当属东夷别种,趁商王朝衰落而内侵。侁人即商代外服先侯,也趁机反叛投靠了班方。商王河亶甲派外服彭伯、韦伯讨伐班方,班方战败,侁人失去依靠,再次臣服商王朝并朝王纳贡。
  ( 二) 祖乙、祖辛、沃甲时期的内外服
  河亶甲之后由中丁之子祖乙即位,祖乙的王位有可能从其叔河亶甲一系夺取而来,是以即位后“祖乙迁于邢。”祖乙即位后任命巫贤为卿士,统领内服群臣辅佐祖乙治理国家。《尚书·君奭》称: “在祖乙时,则有若巫贤。”《今本竹书纪年》称: “三年,命卿士巫贤。”巫贤为大戊时期治国良臣巫咸的儿子,可能祖乙争取了以巫贤为首的内服旧贵族的支持,使得自中丁以来因王位纷争而日益衰落的中央政权逐渐稳固,国力逐渐增强,居住在都城中的内服家族增多,于是祖乙有扩建都城之举。《今本竹书纪年》: “( 祖乙) 八年,城庇。”祖乙除团结拉拢内服臣子以巩固其王位及统治外,还加强对外服的管理,加强对边疆的经略。《今本竹书纪年》记载祖乙即位后任命了外服彭伯、韦伯,彭伯、韦伯在河亶甲时期曾克邳、伐侁尽了外服职责,雷学淇称“此赏克邳、伐姺之功也。《郑语》曰‘大彭、豕韦为商伯矣。’《白虎通》曰‘大彭氏、豕韦氏,霸于殷者也。’霸者,伯也。行方伯之职,会诸侯朝天子,不失人臣之义。故圣人与之。盖二国于此时始受命也。” 按祖乙命彭伯、韦伯为外服“伯”,可能并不像雷学淇所说是始受命为伯,彭伯、韦伯在河亶甲时期已经称外服伯,祖乙即位后的任命是对先王命他们为外服“伯”的再次认可,以笼络更多的外服拱卫商王朝的统治地位。《今本竹书纪年》称: “十五年,命邠侯高圉。”邠侯于此前的商王世未见,祖乙时期国势强盛向西开疆拓土,与居于邠地的周族发生冲突,结果邠人被征服,命邠侯高圉正是任命周族首领高圉为外服侯之事。祖乙之后先后由其子祖辛、沃甲即位,此时内外服的情况史书缺载。
  ( 三) 祖丁、南庚、阳甲时期的内外服
  商王沃甲之后,沃甲兄祖辛之子祖丁即位,都于庇。祖丁崩后,王位由其叔沃甲之子南庚继承,都于庇,后迁都于奄。南庚由北部的庇迁都到南部的奄,是后世商人称之为南庚的重要原因。南庚的迁都也可能与王位争夺有关,迁都以削弱王室及内服中反对势力的力量。南庚崩后,商王位由其兄祖丁之子阳甲继承。《史记·殷本纪》称: “帝阳甲时,殷衰。自中丁以来,废嫡而更立诸弟子,弟子或争相代立,比九世乱,于是诸侯莫朝。”阳甲的王位是从其叔南庚一系夺取而来,阳甲夺权造成商王室又一次大分裂、大衰败,内服势力在商王室王位争夺过程中损耗巨大,外服见中央王朝衰落,或叛离或内侵。如《今本竹书纪年》称: “三年,西征丹山戎。”雷学淇谓: “《大荒北经》曰有始之国有丹山,郭注云: ‘此山纯出丹朱也。《竹书》曰和甲西征得一丹山。’今所在亦有丹山,丹出土穴中。”丹山之戎,或为臣服于商王朝的方国,因其地有丹朱矿,盛产丹朱,据商汤时期所定服制,丹朱戎当向商王朝进贡丹朱。随着商中央王朝的衰落,丹朱戎方国叛离商王朝,是以见征。三、商代后期内外服制的演变商代后期始自商王盘庚止于帝辛。商王盘庚迁都、小乙在位时册立与培养继承人、武丁对内对外的经营,使得商王室稳定、国力强大,内外服得到最大限度的发展,对于巩固商代国家政权起到积极作用。但内外服的充分发展,亦为晚商王室衰微时内外服分裂国家埋下了隐患。
  ( 一) 盘庚、小辛、小乙时期的内外服
  商代中期取得王位者都要维护其支持者即内服势力的权益,使得内服权臣权力膨胀,王权被削弱。盘庚继其兄阳甲之后为王,即位都于奄。盘庚无法施展其治国才能,决定自奄迁于殷。盘庚在新邑实施新政,后世追称盘庚之政。《史记·殷本纪》“然后百姓由宁,殷道复兴。诸侯来朝,以其遵成汤之德也。”经过盘庚之政,商王室更加团结,内服百官安宁,商王朝赖以统治的基础稳固下来。随着中央王朝统治力量的增强,原有的外服逐渐归附商王朝统治之下,朝王纳贡,以复成汤时期内外服制度,故有“遵成汤之德”的论赞。《今本竹书纪年》称: “七年,应侯来朝。”随着盘庚之政的实施,越来越多的诸侯都又归附商王朝,应侯来朝王只是众多诸侯朝王之一例。随着诸侯来朝局面的形成,盘庚加强经略边疆,其中以向西开拓边疆最为显著,册命西部边境的周族首领亚圉为邠侯,《今本竹书纪年》称: “十九年,命邠侯亚圉。”盘庚之后先后由其弟小辛、小乙继位。为解决王位纷争问题,小乙在位时就确定其子武丁为王位继承人,并特别注意对世子武丁的教育和社会锻炼: 一方面任命贤臣甘盘作世子武丁的老师,学习治国理论知识。《今本竹书纪年》称: “六年,命世子武丁居于河,学于甘盘。”雷学淇云: “河,河洲。甘,地名。盘,臣名也。……盖武丁居河州之地学于甘盘。”另一方面,让世子武丁作基层的工作,学习政治、社会经验,在社会实践中得到锻炼。《尚书·无逸》云: “其在高宗时,旧( 久) 劳于外,爰暨小人。”郑玄曰: “武丁为太子时,殷道衰,为其父小乙将师役于外与小人之故,言知其忧乐也。”作为世子的武丁久劳于外正是受其父命将师于外也。世子将师的路线是从安阳出发到达河内即今郑州一带,此地是商王朝早期的都城之一,之后前往亳地即商汤所都西亳,在今河南偃师。从武丁将师所走路线看,“商王朝自小乙时期,已经做好了对西方、西北方经营的准备,武丁受小乙之命,行役于外,有可能就是为了加强商王朝军事防御和进攻力量。”小乙时期注意立嗣及对嗣子的教育培养,结束了困扰商王朝已久的王位纷争,为武丁时期商王朝发展至鼎盛阶段奠定了基础。
  ( 二) 武丁时期的内外服
  武丁即位之后,改革内服制度,整顿内服秩序。首先任命内服旧贵族———小乙朝臣的代表甘盘为卿士,统领王朝内服群臣。然复兴殷商,甘盘未堪其任。于是武丁不囿于“人惟求旧”( 《尚书·盘庚》) 的传统用人政策,而任用有才能的傅说。《史记·殷本纪》《国语·楚语上》载武丁以梦圣人、寻圣人的宗教形式,起用身份低微的傅说,并没有破坏传统的用人制度,避免了内服旧贵族对任用傅说的阻挠。得傅说之后即命为上公或卿相,雷学淇认为: “三载考绩,说有成功,故命为卿士。”③按《国语·楚语上》及雷学淇说,武丁似初得傅说时,只是立为上公,以备咨询问政、规谏。三年有成后,方命为卿士总领内服群臣。武丁强化对王子、内服群臣子弟的教育,以及对内服长者的尊重,行养老之礼。《今本竹书纪年》云:“( 六年) 视学养老。”雷学淇云: “学,大学也。……殷礼每岁天子三视矣。甲骨文载武丁关心王室贵族多子去疾邑就学,是否会遇大雨( 《合集》3250) ,占问是否于大学举行寻祭( 《小屯南地甲骨》60) ,占卜学万舞的时间、地点,以及在学宫学万舞时进行的祭祀( 《屯南》662) 。武丁时期特别注意到王子及贵族子弟的教育问题,通过在祭祀等社会活动中学习,以培养适应商王朝政治文化需要的接班人。《礼记·王制》曰:“殷人养国老于右学,养庶老于左学。”郑玄注: “右学,大学也,在西郊。左学,小学也,在国中王宫之东。”商王武丁将内服朝臣中的致仕者安置在大学,以养老之礼待之,备于咨询政事; 同时又使这些政治经验丰富的老臣担任内服贵族子弟的教师,为商王朝培养政治接班人。武丁还加强宗教神权的力量,笼络内服臣子。《今本竹书纪年》: “十二年报祀上甲微。”《国语·鲁语上》曰: “上甲微能帅契者也,商人报焉。”韦昭注: “报,报德之祭也。上甲微契后八世,汤之先也。”《孔丛子·论书》云: “《书》曰: ‘维高宗报上甲微。’定公问曰: ‘此何谓也?’孔子对曰: ‘此谓亲尽庙毁,有功而不及祖,有德而不及宗,故于每岁之大尝而报祭焉,所以昭其功德也。’”甲骨文材料显示,武丁时期对先王、先公进行了广泛的祭祀,以期团结更多的先公先王后裔,增强商王室的凝聚力。此处载对功德不及祖、宗的上甲微进行报祭,即是出于这样的目的。武丁祭祀故去的内服旧臣,称“我家旧老臣”( 《合集》3522正) ,希望旧臣在天上保佑商王朝。报祭上甲微、旧老臣使得那些功德相较祖宗来说不太卓著的内服旧臣受到了祭祀,这是在更加广泛的范围内团结商王室及内服势力的举措。武丁还加强对外服的经营管理。《今本竹书纪年》称: “三十二年伐鬼方,次于荆。三十四年,王师克鬼方。狄、羌来宾。四十三年,王师灭大彭。五十年,征豕韦,克之。”雷学淇云: “鬼方即狄羌系,见成汤纪,盖乞姓之羌,初居陇氐,后转徙而南在鬼方也。今贵州思南酉阳以西当即其地。若仍在陇氐不得云次于荆矣。……按下纪云‘王师克鬼方,氐羌来宾’,则鬼方即氐羌无疑。” 武丁亦征伐荆楚,灭彭祖、豕韦、诸稽。甲骨文载武丁时期对叛离的外服及方国的征伐,据粗略统计达81 个。 武丁时期对被征服的外服或方国也采取一定的措施,或迁于他地或就地安抚,予以册命,承认其为商王朝外服。并加以约束,要求其为商王朝守土、出兵、纳贡、朝王等义务。武丁时期还通过与邦方联姻、让外服参加殷礼等方式,巩固外服与商王朝的关系。
  ( 三) 祖庚、祖甲时期的内外服
  武丁太子孝己先于武丁故去,故由次子祖庚、祖甲先后即位。祖甲在位时期,曾有不凡的施政措施。要之“祖甲即位,即推行新政,其一,为改革历法。易年终置闰十三月,为年中置闰于无节之月。在月名上加‘在’字。其二,为改革祀典。取消武丁、祖庚时代之多种祀典,简化为彡、翌、祭、、五种有组织之祀典,遍祭自上甲以下之先祖,连续循环行之。其三,为考验太卜,常以卜而不贞之方式,对付欲问之政事。”经过祖甲改制,商王朝势力强盛。祖甲时期加强对西土外服诸侯的经营,迫使西戎方国继大戊之后二百五十八年再次归附商王朝,朝王纳贡。《今本竹书纪年》称: “( 祖甲) 十二年,征西戎。冬,王返自西戎。十三年,西戎来宾。命邠侯组绀。”徐文靖谓: “殷太戊二十六年西戎来宾,距祖甲十三年凡二百五十八年,始因祖甲亲征而来宾。” 祖甲册命周族首领太公组绀为邠侯,是继武丁、祖庚之后,对周族首领为外服侯的再次确认。祖甲末年刑罚繁重,且远征边地方国,《今本竹书纪年》称祖甲“二十四年,重作汤刑。”“繁刑以携远,殷道复衰。”损耗国力,使商王朝呈现衰势。
  ( 四) 廪辛、康丁时期的内外服
  商王祖甲之后,其子廪辛即位为王,四年而崩,其弟康丁即位。康丁在位期间,加强对内外服的经营管理。康丁通过祭祀以及饗礼团结王室贵族和内服臣僚,如“贞惟多子饗于厅。”( 《合集》27647) “甲寅卜,彭,贞其饗多子。”( 《合集》27649) “惟多生饗; 惟多子[饗]。”( 《合集》27650) “弜不饗; 惟多尹饗。元簋,惟多尹饗。”( 《合集》27894) “大乙事,王饗于厅。弜饗于之若。”( 《合集》27124) “多子”一般认为是商王诸子,未必皆是时王之子。既是王室贵族,也是王朝寮属内服。多尹是内服中的集合称谓,相当于《尚书·酒诰》所称内服“庶尹”。商王康丁祭祀大乙之后,宴饗王朝大臣。康丁时期通过征讨共同的敌人以及在作战中的相互配合,来巩固商王朝与内外服的关系。康丁时期曾征伐方国达17 国之多,戍及其武装为商王朝征伐敌方的主力。如“丑卜,五族戍弗雉王[众]。戍屰弗雉王众。戍带弗雉王众。戍骨弗雉王众。戍逐弗雉王众。戍何弗雉王众。”( 《合补》8982) 占卜戍守边境的五族与敌方作战不损失王朝的军队。战胜羌方后,商王康丁命令将俘获的羌方二首领杀死,用于祭祀其祖武丁和其父祖甲( 《合集》26925) 。康丁时期可能也打败了卢方,占卜以卢伯漅举行寻祭( 《合集》27041) 。康丁时期似乎已经设立监督机制,如“癸丑卜,叀瞽般监凡。叀瞽、髭令监凡。”( 《合集》27740) “叀瞽、□令监凡。叀瞽□令。丁卯卜,叀瞽、般。叀瞽、须令监凡。”( 《合集》27742) 瞽字由裘锡圭先生释出,商王卜问命令般或髭配合瞽去监凡。康丁时期内服所尽职责发生了变化,如近侍小臣用事增多,小臣参与祭祀、战争、管理马队、田猎设置陷阱、向商王汇报军情、管理农事等。康丁时期以田猎为名进行的军事巡视地方活动较多,故犬官、武官亚频见于卜辞。
  ( 五) 武乙、文丁时期的内外服
  商王康丁崩后,其子武乙即位无道,犬戎内侵,作为商王朝西部边境的守卫者周族被迫迁徙至岐山周原。《今本竹书纪年》称武乙“三年,命周公亶父,赐以岐邑。”承认周族作为独立邦伯的地位及新领地的合法性。周族以周原为基地,征讨周围不服从的小国,逐渐扩大了属地和影响。《今本竹书纪年》称武乙“二十四年,周师伐程,战于毕,克之。”此时周族首领已经是古公亶父之子王季。《今本竹书纪年》载“三十年,周师伐义渠,乃获其君以归。”由于王季作为商王朝的外服邦伯征讨不服从的邦国有大功,商王武乙诏其来朝,厚予赏赐。王季继续以商王朝外服伯的身份征讨不服者,《后汉书·西羌传》注引《纪年》: “武乙三十五年,周王季历伐西落鬼戎,俘其二十翟王。”西落鬼戎是相类族系的统称,实际上有很多部族组成,王季讨伐西落鬼戎,俘获了二十个部族首领。季历以义行师,深得诸侯拥护,如《史记·周本纪》称: “公季修古公遗道,笃于行义,诸侯顺之。”文丁时期,周族首领继续以商王朝外服身份征讨周围不服诸侯,《后汉书·西羌传》注引《纪年》: “文丁三年,周人伐燕京之戎,周师大败。”燕京山又名管涔山,位于山西太原汾县北,汾水源于此山。在殷商后期,由于商王朝政教衰微,此地为戎所据,周族的迅速发展与燕京之戎发生冲突。《后汉书·西羌传》注引《纪年》“太丁四年,周人伐余无之戎,克之,周王季命为殷牧师。”周季历讨伐了商西部和西北的对于商王朝有威胁的戎,来朝见商王文丁,而被册命为牧,即原为外服因有大功而加命得专征伐。王季以殷牧的身份做了外服之长,帅外服觐王。周季历获得征伐权力后,加快了征讨周围不服之戎的步伐,《后汉书·西羌传》李贤注引《纪年》“太丁七年,周人伐始乎之戎,克之。”“十一年,周人伐翳徒之戎,捷其三大夫。”《今本竹书纪年》称: “十一年,周公季历伐翳徒之戎,获其三大夫,来献捷。”《左传》庄公三十一年曰: “凡诸侯有四夷之功,则献捷于王,以警于夷,中国则否。”杜注曰: “捷,获也。献,奉上之词。”周季历伐戎献捷于商王,表明臣子之忠心,却遭到文丁的杀害。文丁杀季历,并未阻止周族的发展壮大。
  ( 六) 帝乙、帝辛时期的内外服
帝乙即位,商王朝出现外服叛离、四夷交困局面。《太平御览》卷83 引《纪年》曰: “帝乙处殷。二年,周人伐商。”周人为报杀季历之仇而伐商,商王朝以嫁女于周的政治联姻方式缓和商周关系。帝乙时期最大的边患来自东夷,如帝乙十五年曾征伐夷方( 《小臣艅尊》,《殷周金文集成》5990) ,帝乙命令子与小子为征伐夷方先导( 《小子卣》,《集成》5417) 。帝乙时期,不仅边境不宁,内政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如帝乙册立王位继承人时,废长贤而立少嫡,为帝辛灭国埋下了隐患。
       帝辛改革传统的任用贵族旧臣的用人政策,而任用小人、四方诸侯的罪人,如贤臣微子、箕子、比干、三公等不但不重用,反而被杀或囚禁或逃亡。 “而用费中为政,费中善谀好利,殷人弗亲。纣又用恶来,恶来善毁谗,诸侯以此益疏。”帝纣改革内服朝臣的任职政策,使得商王朝的内服朝臣分为两派: 一派以微子、箕子、比干、胶鬲、三公为代表,严格遵守国家法典,被后世称为贤人、圣人。他们作为商王朝的辅佐之臣,忠于商王朝,对于纣王的暴行进行激烈的斗争,但无能阻止纣王的恶行。另一派以纣王为首的执政派,如费中、恶来、崇侯虎等,他们助纣为虐,更加助长了纣王奢侈腐化的生活及政治的腐败。
       帝辛诛杀九侯、鄂侯,囚禁西伯,破坏了外服体制,逐渐失去外服诸侯的支持。西伯帅外服诸侯臣服于商,继续积蓄力量,待时灭商。西伯宣称受天命后而称王,开始有计划地征伐追随商纣王的外服,构建以周为首的外服邦国联盟体制。商王朝西部的西戎、密须等臣属国被周征服后,为周人向东发展提供了稳定的后方。而伐邘、崇两国,则扫清了周人东进道路上的障碍,作丰邑并迁都于丰,为周势力向东推进及周武王灭商创造了条件。周武王即位后,谋划翦商大业: 联合商王朝中的反纣内服势力而瓦解商王朝的统治; 观兵于盟津,会盟诸侯,作《太誓》,历数纣王之罪责及伐纣的必要性,了解诸侯是否拥护周及为伐纣找到“天命”之依据; 使用间谍侦察纣王活动。帝辛战略失误,将主要兵力用于征伐东夷,造成邦国内军事力量薄弱,当周人军事联盟突然来袭,无暇抽调兵力救援。孟津会盟的次年二月甲子日一早,周武王的大军到达商郊牧野,周武王作《牧誓》誓师辞,列举纣王罪状,及讨伐的正义性和作战方法,勉励告诫师众。《逸周书·克殷》载“武王使尚父与伯夫致师。王既已虎贲戎车驰商师,商师大败。帝辛奔内,登于廪台之上,屏遮而自燔于火。”周武王于甲子日晚上占领了商都,商代的外服诸侯周邦伯代商而建立周王朝。内外服制度没有伴随商的灭亡而废弃,而是被周初统治者借鉴和改造,作为治理国家的重要方略。
        综上,商汤建立内外服制度后,经商前期太甲、大庚的经营,使得商国势强盛,内外服制度逐步完善,发挥巩固殷邦的重要作用。小甲、大戊、雍己争夺王位,引发了内服势力的分裂,外服中的邦方势力亦叛离商王朝,导致王朝出现首次衰败迹象。商代中期王位纷争,王都频繁迁徙,致商王室几经分裂,内服朝臣的宗族势力亦遭极大损耗,外服中被征服的邦方势力趁机脱离商王朝管辖,这些都加剧了商王朝的衰落。商代后期盘庚迁殷,扭转了王位纷争局面,武丁改革内外服制,注意拉拢和驾驭内外服宗族武装势力开疆拓土,采取将新征服地区设立外服军事据点和册命被征服者为外服的策略拓展疆域,使商王朝发展到鼎盛阶段。祖甲对王朝祭祀典制进行改革,对历代先王进行有选择地祭祀,以团结商王室的政治核心———王族,加强王权缩小了权力核心的内服贵族数量。祖甲以后商王朝由盛转衰,康丁时期近侍小臣用事颇多,内外服见诸卜辞的情况锐减,可能已经设立监督外服的机制。武乙时期册命迁居岐山附近的周族首领古公亶父为外服。商王帝乙时期,商王朝出现外服叛离、四夷交困之局面。帝辛加强王权,削弱内外服权势,瓦解了王朝统治的基础,经姬周族为首的外服联盟军队讨伐,一战而灭国。
 

最近相关

速成论文网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职业教育]简析人才培养工作状态数据采集平台在高职院校
1 院校研究的起源与定义 院校研究于20 世纪20 年代诞生在美国。1965 年美国院校研究会(Association for Institutional Research,AIR)成立...[全文]
[高等教育]试论高等院校音乐课程的德育功能及其实现路径
一、高校音乐课程的德育方式 (一)特定音乐作品的歌词内容具有德育功能 每一首歌曲,既经过词作家、曲作家的精心创作,...[全文]
[高等教育]浅谈高等教育大数据的作用及其构建
一、高等教育大数据的含义 大数据(big data)或称海量信息资源,其概念来源于早期学科的信息爆炸。大数据是信息技术和计算...[全文]
[初等教育]对小学英语课堂有效教学的研究
小学英语是小学学习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英语的学习有利于培养学生的语言接受能力与表达能力,能够让学生在不同的语言...[全文]
[学前教育]幼儿园管理视角下谈幼儿园教育小学化问题
一 幼儿园教育小学化的体现 幼儿园教育小学化是指幼儿教育机构将小学课程内容、教学观念、教学方式和方法等渗透于幼儿...[全文]
[临床医学]简析优质护理服务对抑郁症患者服药依从性和护
近年来,抑郁症患者呈上升趋势,引起广泛关注。为此,我院选取了70 例抑郁症患者实施不同的护理,以此观察抑郁症患者护...[全文]
[临床医学]骨外伤急诊患者心理护理的临床效果解析
骨外伤是指间接暴力或直接暴力等外伤所致的骨折,属于急诊科常见病之一。目前,手术是治疗骨外伤的主要方法。研究发现...[全文]
[药学]谈黄芪注射液对大鼠急性脊髓损伤的神经保护作
急性脊髓损伤( ASCI) 是一种由原发性损伤和随继出现的继发性损伤引起的脊髓神经功能障碍疾病,据统计中国脊髓损伤的发病...[全文]
[医学]揭示青蒿素强力疟原虫杀灭效果的机制
来自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NUS)的研究团队解开了青蒿素强力疟原虫杀灭效果背后的谜团。青蒿素被认为...[全文]
[互联网技术]浅析基于“互联网+”的高校教务管理系统的分析
1 需求分析 1.1 功能性需求分析 根据广东工商职业学院教务管理工作现状和诉求,本系统主要使用对象为:教务管理人员、教...[全文]
[互联网技术]探析计算机远程网络通讯技术
1 计算机远程网络通讯技术概述 计算机远程网络通讯技术主要是建立在计算机技术和通讯技术两种新型技术发展之上的,这两...[全文]
[计算机硬件]简析CP-ABE 与数字信封融合技术的云存储安全模型
1 云安全相关技术 1. 1 数据加密技术 针对数据存储及传输的安全问题,目前大多数云服务商还是采用传统的数据加密方式保护...[全文]

热门标签